【中国梦·践行者】路人倒地昏迷她跪地抢救一小时被称“最美医学
时间:2018-12-03 06:48
本文摘要:万雅兰 地铁站里,17岁少年倒在地上,心跳呼吸全无、双眼向侧凝视,情况十分危急。 22岁的她从人缝里钻出,果断上前跪地施救约1个小时,帮他撑到救护车来。 一连数日,中山大学流传着2014级医学生万雅兰的救人故事,她也被称为最美医学生最美实习生。 事发:

万雅兰

  地铁站里,17岁少年倒在地上,心跳呼吸全无、双眼向侧凝视,情况十分危急。

  22岁的她从人缝里钻出,果断上前跪地施救约1个小时,帮他撑到救护车来。

  一连数日,中山大学流传着2014级医学生万雅兰的救人故事,她也被称为最美医学生最美实习生。

  事发:地铁站遇见路人倒地 她挺身而出

  22岁的万雅兰,来自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,目前是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一名实习医生。今年她刚刚完成院本部的半年培训,被安排到省人民医院外科进行轮训。

  11月24日上午,她与同学外出游玩,途经广州地铁4号线车陂南站时,碰上了一单引人围观的意外事件。万雅兰从人群缝隙里看了一眼,这一眼就绊住了她,她立即挺身而出、果断救人。万雅兰回忆说,当时是上午10点左右,她看到地铁工作人员正忙着将一块小区域用围栏圈住,同时大声呼喊:不要围观,不要拍照!她与同学低声讨论:不知道出了什么事。但想着不要阻碍工作人员维持秩序,两人准备快步走开。这时,万雅兰回头从人群缝隙里看了一眼,这一眼看出问题来了

  当中,地上躺着一个人,双脚一动不动,旁边的一位工作人员在掐他人中!当时没有其他专业人士出来急救,工作人员和家属待在一旁,手足无措。我接受过专业的急救培训的,我去帮忙!万雅兰没想太多,果断把包扔给同伴保管,走上前跟工作人员说我是医生,随即投入抢救。

  抢救:路过医生、护士施救 直到救护车赶到

  万雅兰提醒:赶快拨打120、110。得知工作人员已联系救护车,她抓紧检查患者情况。

  在患者双侧大声呼唤,没有任何反应;摸颈动脉搏动、观察胸廓起伏,经过10秒钟专业评估,可判断病人心跳、呼吸骤停。事不宜迟,万雅兰立刻开始以胸外按压进行心肺复苏。

  很快,工作人员拿来紧急医疗箱,一位路过的女护士也上前帮忙,对患者进行开放气道和人工呼吸;很快,又有一位接受过急救训练的男士,还有另一位护士过来,与万雅兰一起,轮流进行胸外按压。

  他才17岁!万雅兰听到病人家属断断续续说,不知道怎么回事,少年突然倒地,头摔在地上,在场4名施救者都在猜测,或许是少年在倒地时受了脑外伤。万雅兰赶紧查看,发现病人瞳孔缩小,双眼向右凝视。

  维持了一段时间的胸外按压慢慢有了效果,他握了一下我的手!工作人员大喊道:头动了一下!

  万雅兰评估,病人自主呼吸非常不规律、心率也很慢,实施急救的4人还是不敢懈怠,继续对病人进行心肺复苏,一直坚持到救护车来到,车上一名急救医生、一名护士赶到现场。

  送医:持续按压1个小时 终恢复自主呼吸

  因为没有亲眼看到病人倒地的过程,万雅兰和其他施救者无法向医生提供更多信息,只能继续进行心脏复苏。

  急诊医生拿出球囊面罩,急诊护士上了心电监护,此时病人心率只有50次/分。这样的数值,不能勉强支持,目前不能转送医院,需要进行现场处理来稳定生命体征,急诊医生说,在此期间需要继续进行心肺复苏。这样的情况,大家都没有二话,万雅兰等4人都留了下来,继续对病人进行胸外按压。

  医生先后跟少年打了两针肾上腺素。过了一会儿,病人出现了抽搐,急诊医生指示打一针地西泮,因为病人情况不稳定,难以立刻转送医院,万雅兰唯一能做的就是配合急诊医生,继续做胸外按压。

  按压!按压!直到上午11:00左右,急诊医生经过评估,认为患者心率已达60次/分,自主呼吸恢复,立刻转送医院。

  这时一算时间,从开始施救到转送医院,万雅兰跪在地上,给病人做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胸外按压心脏复苏术,双手已经酸麻无力,几乎抬不起来。

  感言:恢复心跳的一刻一切都值得

  她将一个心跳呼吸全无的人从死神那边拉了回来,可能迟了2分钟人就没了!救人事件后,万雅兰同学将事情分享到朋友圈,引来惊叹无数;一连几天,中山大学流传着万雅兰救人事件,她被称为最美医学生最美实习生。

也有不少人问她:有没有想过如果人没救活被赖上了怎么办?

  万雅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那个年仅17岁的病人,他的人生才刚开始啊!

  在看到有人遇到危险时,万雅兰的第一个反应就是:我只是个实习生,会不会帮倒忙?然后又想:有实习生总比没有强,况且我还接受过专业的急救技能培训。她坦言,当时的情况她没办法想那么多,急救是千钧一发的事情,也许自己冒了风险,但这种风险和人的生命比起来,真的不算什么了。

  我万分庆幸的是,透过缝隙我看到了有人需要帮助,如果我就那么走过去了,可能会后悔一辈子!万雅兰说。

  可能这是医生这个行业的魅力吧,救活病人的那种欣慰感,不是别的事可以相比的。学医真的很苦,但在少年恢复心跳的那一刻,一切都值得!万雅兰说,换成别的同学,也会这么想。

  文/广报记者何雪华 通讯员彭福祥

  图/受访者提供